博客/照片

专访好莱坞知名制片人杨燕子

2016年03月03日

by 《大众电影》 编辑/王耀臣 采访、撰文/康怡 插画/李婷婷 杨燕子(Janet Yang),1956年生于纽约长岛,是与中 国有着深刻渊源的好莱坞知名制作人以及娱乐传媒行 业顾问。其父母都是40年代中国大陆赴美留学生,后 居家移民美国。她被认为是以电影联通中西的文化大 使,曾将好莱坞六大电影公司的第一批影片卖到中国, 《爱情故事》《罗马假日》等经典影片创造了一代中国 人的记忆。杨同时广结中国电影艺术家,把张艺谋、陈 凯歌、吴天明等第五代导演的代表作品《活着》《黄土 地》《没有航标的河流》介绍对中国人和中国电影知之 甚少的美国。她担任制作人的影片包括《喜福会》《性 书大亨》《暗物质》《零办法》《纽约客@上海》《有证 移民》等。杨燕子女士曾被《好莱坞报道者》评为“好 莱坞最有权势的50位女性”之一。 从80年代开始至今,杨燕子在中美 之间跑了三十多年的时间。最开始 的初衷似乎充满了个人情感色彩:移 民后代、不讲中文、对父辈的过去 充满好奇。她发现在光影间讲述的 故事往往可以跨越语言和种族,联 通人们的情感,并由此开始了自己的 事业。应东方梦工厂的邀请,杨燕子 来到上海跟业界分享“成功制作国 际大片的秘籍”。有趣的是,这场论 坛的嘉宾似乎最后都同意这样一个 观点,那就是“秘籍就是没有秘籍”, 唯有用真挚的情感用心讲故事,才 是无往不利的王道。《大众电影》在 上海专访了杨燕子女士。 Q= 大众电影 A= 杨燕子   以电影“寻根” Q:您第一次来中国是在70年代? A:我72年跟妈妈来中国,我当时只有十几 岁。我能听懂一点中文,但根本没机会讲。我父亲是上海人,母亲是湖南人,当时国民党 政府让他们考试出国留学,算是很早一批出国留学的人。开始他们以为自己会去国外拿文凭,然后再回到中国,结果却由于种种历 史原因,再也没回来——这对他们而言是件很痛苦的事。直到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华以后,他们才有机会回到中国。 Q:当时中国还处在特殊时期。 A:对啊,但是我母亲说一定要回去看亲戚们,因为太想念了。我那个时候很难为情, 中文只能说那么几句,没法跟亲戚们讲话, 我感到很不好意思,这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从那时起我就非常好奇中国:我想要多 了解父母之前的生活。所以大学之后我开始学中文,也在哈弗大学上过课,了解中国的历史,并决定毕业后一定要去中国。毕业后刚好有一个从大陆来的教授,他给我找了 一个在外文局的工作。 Q:什么样的工作? A:主要是翻译。因为我会一点中文。为了得到这个机会,80年3月份我就到了北京,一直 呆到81年6月份。80年代非常有意思,像个大 实验:四人帮倒台,邓小平上台,社会变化很大,也很有历史性。 …

繼續閱讀

奥斯卡

2016年02月26日

距离奥斯卡金像奖只有不到48小时的倒计时了,我们金像奖会员也在36小时前上交了我们的投票结果。普华永道的工作人员现在也在忙碌地统计票数。   今年的颁奖礼也将会是不同寻常的一年,现在依旧看不出哪部影片会最有可能摘下最佳影片的桂冠。就连近期举行的其他颁奖礼的获奖得主也都是花落各家,颁奖礼包括:PGA (美国制片人协会), DGA(美国导演协会), SAG(美国演员协会) 和其他主要影评家协会。但主要获奖的电影为以下四部:《The Revenant 荒野猎人》、《The Big Short 大空头》、《The Martian 火星救援》和《Spotlight 聚焦》。   让我感到惊讶的是被提名的电影的类别都非常独具一格,几乎不能把所有电影放到同一种类别考虑。比方说,其中有两部非常细腻的影片,一部是以两个角色为中心,整部影片基本在一个房间拍摄的电影《Room 房间》,另一部是关于一个爱尔兰女孩移民到美国的很精致的故事《Brooklyn 布鲁克林》。与此同时,我们也有穿越沙漠、狂野的、充满未来感的电影《Mad Max 疯狂的麦克斯:狂暴之路》,和另一部有关生存的残暴的大时代剧《The Revenant 狂野猎人》。   出现这样两极端的情况也反应了我们这个国家的现状。看看总统大选的候选人吧,就好比我们这个国家是两个分开的不同的国家一样,不过这个话题说起来话又长了,留到下次再说吧。   当然了,我现在还不会告诉你们我把票投给了谁,我确实有在每个类别里都有投票。不过我知道我自己的投票结果跟最终获奖者是不会一样的。我的投票是我自己对这些电影最真实的感受来决定的,如果有些类别里有我还没看过的电影,我则不会在那个类别投票。   我跟其他典型的主流奥斯卡会员也不一样。首先,我是女性,其次,我是一个亚洲人。女性占奥斯卡会员人数的百分之23%,亚洲人仅占会员人数的2%。 所以作为一个亚洲女性在奥斯卡会员更加是少之甚少。我倒是知道有另一位亚洲女性会员Lisa Lu,她是一位老演员,在我们的《喜福会》电影中出演了一个妈妈的角色。最近因为人们热议的话题#奥斯卡太白了,奥斯卡组委会又招募了另一位女演员,Jodi Long。除此之外,在奥斯卡会员名单上我就不知道有哪些其他亚洲女性了。   #奥斯卡太白了 这个话题在奥斯卡提名公布后就已经被炒得沸沸扬扬,没有一天不上新闻。然而,奥斯卡组委的对此事的回答看似也有些过于(有人说太过于)草率:现在的规定是任何在电影界活跃工作超过10年以上的会员才可以有投票资格。有些人说,这是对年龄的歧视。   我认为言论的双方都有道理,但我不想加入这个争论。   你们是怎么想的呢?他们这么做对吗?那种国电影什么时候才能被奥斯卡提名呢?我想说的是,好电影才能被送去奥斯卡提名!如果今年中国选送奥斯卡提名影片前有人能跟我聊一下,或许可以帮助中国推送一些更适合奥斯卡的电影。

繼續閱讀

Superman wishes you a super Year of the Monkey! 超人祝您猴年大吉!

2016年02月10日

Superman wishes you a super Year of the Monkey! 超人祝您猴年大吉!  

繼續閱讀

有关奥斯卡的更新

2016年01月13日

太平洋时间周五傍晚五点是奥斯卡提名截止的时间。重申一下,作为制片人分组的一员,我参与了“最佳影片”的候选人提名(其他成员在他们各自的分组中提名)。 2015年有上百部电影,我需要从中挑选出最重要的五部。这些电影不仅包括叙事长片,还包括纪录片,动画电影和外语片。虽然他们都有资格参与评选,但是很少有非叙事长片最终获此殊荣。叙事电影仍然是评奖的主流。我本人把一两部纪录片纳入考虑范畴,因为观看它们的体验确实令我发自肺腑地感到享受和愉悦,但是最后,我退缩了,没有提名它们。因为我不想把其他我十分喜爱的叙事电影剔除出列。 今年,我对一些女演员的表演特别印象深刻。 比如,在小成本电影《房间》中,布丽·拉尔森奉献了极其精彩的表演。她极具魅力的表演很大程度上帮助了导演伦尼·阿伯拉罕森。其在电影前半段完全在狭小房间中的戏能够牢牢吸引住观众。 《布鲁克林》也是一部十分感人的电影。由于讲述的是移民的故事,这部电影特别能引起我的共鸣。由西尔莎·罗南扮演的年轻女孩离开爱尔兰,在纽约布鲁克林定居,之后又回到家乡。她在两个男人,两个国家和两种身份之间周旋。随着电影中情节的发展,她被改造了。 她让我想到拉斯·冯·提尔电影《破浪而出》中艾米丽·沃森的演出,观众深陷于她的眼神,紧跟她的每个面部表情。 《丹麦女孩》也是一部非常美的电影,由杰出的瑞典女星艾丽西亚·维坎德主演,她在电影《机械姬》中扮演机器人,也有很出色的表现。 珍妮弗·劳伦斯因为她特有大胆的表演风格和她率真的个性成为了我们每个人的最爱,但是她今年出演的电影《奋斗的乔伊》则没能像大卫·O·拉塞尔其他3部电影得到人们的关注。 最后,《卡罗尔》,另一部年代剧由我们同样熟知的女星凯特·布兰切特和鲁妮·玛拉出演。两位的表演同样十分出彩。 另外比较有意思的是,今年的金像奖没有很明显的界限来划分大、中、小制作的电影。往年,如果一部电影是一个小成本制作的话,那它一般没有机会跟大成本电影放在同一类别的标准下考量。但今年的电影在大小制作成本上分布比较广,均有公平竞争参赛的机会。 昨晚的金球奖看来好像也不能为今年的奥斯卡获奖情况做出任何预言(往年一般可以,但今年好像情况不一样了),各类电影,从高成本的《神鬼猎人》,《火星救援》,小成本电影《房间》,到中成本电影《乔布斯》都获得了好评。 今年确实是有很多好电影的一年,但颁奖就不好说了,因为没有很明显的赢家。金球奖已经为今年的颁奖季拉开了帷幕,紧接下来一些全国性的奖项和地方性的影评家协会及其他编剧、导演、演员、制片人协会举办的大大小小颁奖也陆续崭露头角。这些都是很有影响力的组织,他们的选择对影片最终获奖情况也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奥斯卡金像奖提名将会在1月14日周四早上5:30(中国时间晚上9:30)揭晓,我们也刚刚得到消息李安导演会是今年公布获奖提名的嘉宾之一! 这里也祝大家新年快乐! 谢谢阅读。 杨燕子

繼續閱讀

我的奥斯卡奖博客!

2015年11月23日

亲爱的微博朋友们: 我理解大家对每年一度的奥斯卡奖有极大的兴趣,然而就谁是组织者,有什么规则等方面有很多迷惑、误解和谣言。 奥斯卡奖,又称学院奖,是由电影艺术和科学院主办的。它是一个被邀请才能加入的机构,我从2002年起成为一名评委。 奥斯卡颁奖的季节到了,我觉得应该写一些博客文章讲一讲我参加的有关奥斯卡奖的一些活动。 首先介绍一些最基本的东西: 奥斯卡是由来自17个职业类别的近6000名评委组成,这些职业类别包括:导演,制片人,演员,编辑,编剧,摄影师,等。要成为一名评委,你必须满足一些严格的要求比如参与拍摄制作了多少部影片,或是被奥斯卡提名,等…并且你需要几封由奥斯卡评委写的推荐信。 在去年,出现了几个有意思的事情并产生了争议。94%的评委是白人,而且77%是男性。对于电影业界的历史来说,这不令人惊奇,而我就更觉得荣幸的成为一名评委。亚洲面孔的评委非常少,我只知道另外一名说中国话的评委,她就是和我在《喜福会》中一起合作过并值得敬重的年长演员卢燕。 每一个在美国正式放映至少一个星期的影片都可以有资格参加奥斯卡的竞争。每一个评委都可以在他/她的评选类别内提名候选影片。作为一名制片人类别的评委,我可以为“最佳影片”奖提名,这有多棒啊! 所有的提名都在每年年底截止。在所有的提名影片被评分计数后,奥斯卡评委会公布每个类别的前5名,但“最佳影片”类别在过去几年中有例外,会产生前10名。这个规则也许还会变。 在所有17个类别的提名被公布后,每一个奥斯卡评委就可以在每个类别内投票了。 对我的中国朋友们来讲,外语片是有特殊意义的。外语片和纪录片、动画片、及短片都属于特殊的类别。提名是由一个特殊的委员会决定,并且所有评委必须亲身到场观看所有影片。有很多次我被邀请作为委员会的成员,但是由于要在很短的时间内观看大量的影片,我还从来没有为影片提名。 但是我可以为每一个类别内的被提名的影片投票。这使我和每一位奥斯卡的评委在这些致力于奥斯卡奖竞争的人们中非常受欢迎。 所以每年这个季节,我都会收到大量的观看影片邀请,并与影片的导演和演员们见面,通常是通过吃午饭或参加招待会的形式。这些都提供了与世界顶级演职员交流的机会。他们届时不会被经纪人包围,所以与通常相比,他们会更乐于聊天。 仅在过去的几星期中,我就有机会观看了一下的影片,并影片的导演和演员们交谈: -《间谍之桥》,史蒂文Ÿ 斯皮尔伯格导演,汤姆Ÿ汉克斯主演。(此部影片对我有特殊的意义,因为我参与的第一部影片就是部分在上海拍摄的,由斯皮尔伯格导演的《太阳帝国》。 -《还魂者》,亚利桑德罗·伊纳里图(Alejandro Inaritu)导演,列奥内多·的卡布里欧 (Leonardo DiCaprio)主演 放映后与剧组交流:列奥内多·的卡布里欧(左一),导演亚利桑德罗·伊纳里图(右一) -《黑色弥撒》,斯考特 库帕导演,约翰尼·德普主演 我比较害羞所以没有用自拍,而是从远处拍了一张 -《房间》,列尼·阿布兰森 (Lenny Abramson)导演,布丽·拉尔森(Brie Larson)主演 以上每一步影片,尽管各自不同,都各自在不同的方面上极度非凡。它们都具有令人惊叹的表演并有令人难忘的影院级质量。今年的抉择将是很难的。 我目前所要说的就是这些。你如果对奥斯卡和奥斯卡奖的某一方面有和兴趣,请告诉我。我将尽力为你解释。谢谢阅读!   燕子  

繼續閱讀

观话剧《空中花园谋杀案》

2013年12月10日

过去的几年里,我一直琢磨着何种创新作品最能确立中国文化身份。 昨天晚上,我看到了。那就是由实验戏剧导演孟京辉的话剧《空中花园谋杀案》。 我极其希望我认识的所有人都能看到这辉煌、离谱、搞笑、扣人心弦的作品。不过,这只演出了一场。但希望以后还能有机会看到。 在上世纪80年代,第五代电影人用华丽的舞台造型和对中国社会微秒的诠释,铺筑了一条充满着文化艺术对话之路。 到了90年代,视觉艺术家们撑起了一片天。他们热血而难忘的作品以种种独特的方式捕捉到了中国思维巨匠们的完整形态。 而《空中花园谋杀案》却汇集了所有的艺术形式 — 将对白、音乐、视觉、舞蹈融入为一高潮迭起的整体。 你还得这么想,因为这个剧是由南加大和加大洛杉矶分校的学生与毕业生在南加大演出的,而他们都是非专业人士!显然,此剧口碑强劲,能容纳千人的剧院座无虚席。 剧作者是孟京辉的妻子,她虽说名声并不是响彻云天(一般都这样),但才能却毫不逊色。 而且要给所有参与节目制作的人员给予极大的荣誉评价。此剧制作人是Simon Li,他仅仅是南加大大二的学生,却怀揣着最初的梦想。导演Tou U,潇洒自如地导演了此剧。他惊人的场景调度十分鲜明、清晰而聪明。演员们将真诚与幽默演绎到恰到好处,歌唱与舞蹈可与专业人士相比。我跟其中一个女演员聊了聊。美丽动人的她穿着长长的白色缎面礼服,她告诉我,她平时的工作其实是个会计师! 我想要扛起一项任务,就是让此剧作品(以及孟京辉的其他作品)能够定期地演出。想让昨晚上参与剧作的各方才能志士都加入进来。此剧作也应当翻译成英文版。当然,虽说有些词句可能并不能完全译出(但如果遇到水平高超的翻译的话,或许会更上一层楼),但当观众们走出剧院之后,留下令人十分满足的精彩回味,绝定不会像吃了一般中国菜过了几小时又饿了的那样,因为此等艺术盛宴必定足食一生。 这次表演是无偿免费的,制作人也花了不少钱。所以如果你没有观赏到演出,不妨登录www.wowfand.com/konghua进行捐赠。有了你的支持,也许就能看到这个精彩团队更多的热血作品。 话剧片段 http://youtu.be/JGiHiF1uec4 南加大/加大洛杉矶分校学生演绎孟京辉话剧《空中花园谋杀案》

繼續閱讀

中美电影峰会

2013年12月02日
繼續閱讀
IMG_6239_1

三藩和上海——两个我怎么也去不腻的城市

2013年02月11日

三藩和上海——两个我怎么也去不腻的城市 我本来计划在首映影片播放时去吃晚饭,但是我坐在旧金山李市长和旧金山的中国总领事高先生之间,非常开心看到他们观影的反映,于是怎么都不想离开。好吧,吃饭的事情可以等等。 之后他们滔滔不绝的谈论并大加赞扬十分真诚。他们说能看到又真实又有娱乐性, 场景设定在中国,对这个地方有些人了解,但更多人不了解,他们觉得很好。总领事高先生当晚说了最精彩的一句话:也许在“上海来电”后你应该再拍一部电影叫做 “旧金山应答”。 没人知道电影票房表现会是如何。电影的反响非常好,但是票房和点播的数字并不能代表口碑。我只知道我们力求创新,尝试给人们带来不同的东西。 我们当中很多人都留到很晚。我们隐约感到也许分隔姐妹城市旧金山和上海的广阔的太平洋也许刚刚缩小了一点。 我的好友斯蒂夫.霍罗兹在80年代中期帮助我在现在Broadway上已经关闭的世界剧院宣传中国电影。他让我想起当时的奋斗以及现在的美好前景。他说: “感谢你给我机会,和这样一个跨文化双语的最优秀最杰出的群体共进晚餐。从你在导演王颖空空的办公室中到现在卢卡斯电影场地的座无虚席,完成了你的三藩电影世界的完整历程,从环绕“世界”(娱乐)来到上海(召唤),命运呈现。而你的旅程远没有终结!” 好吧,我希望旅程不要终结。    

繼續閱讀
Lee-Ang-Photo11

致敬李安

2013年01月29日

又到了奥斯卡评奖季节。对于我,一名奥斯卡委员会成员来说,这预示着许多的活动。很高兴我有幸参加一些非常难得的活动,其中包括与李安的午餐聚会。讽刺的是我怀疑著名公关Peggy Siegel并不知道我和李安30年的友谊,以及我们曾经一起合作制作我们各自的第一部电影!在这里我要告诉大家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1982年,我离开居住了一年的中国回到美国。北京严寒刺骨,而与年轻的作家/军官/自由思想家王亚平的友情让我感到温暖。我帮助他离开了中国,当时来看是不小的一个任务。他从部队辞职并且接受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给予的奖学金。 在学期开始前,他和我父母一同住入位于纽约Scarsdale,一个富裕的郊区的房子。到达不久后他就决定要做一部电影,讲述中国人眼中的美国。而我当时已经有许多重担在身,比如教他开车,银行开户以及去超市买东西是买“猪肉”而不是买“猪”,所以我对此并不是很热心。 我当时带着怒气问他要怎么样筹集到钱拍这部电影。他看着我父母房子周围的房子,得出结论附近一定有一些富人住着。“你觉得你只要在社区里跳着瓦尔兹(当地人几乎没有步行的),沿着很长的车道走,介绍自己说是刚从中国来的,就可以要钱拍电影?” 他真的就是这么做的。然而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我们的邻居,我们一点也不了解的Dursts一家(在曼哈顿拥有一旦大片土地),以及Toppings家(他们管理《纽约时报》)真的倾囊相助。随后我父母觉得很内疚,于是他们也出了钱。然后他们让自己的中国朋友们也对这部电影产生了兴趣,这些朋友们后来也给予了赞助。 亚平当时在UCLA,他的想法吸引了UCLA电影学院的教授,并且同意借拍摄器材给他。于是,《从东到西》就这样诞生了。 亚平以及另外一个刚从中国来在纽约电影学校学习的年轻姑娘严正安愿意开着一辆破破烂烂的卡迪拉克穿越整个国家(让亚平想起他在中国看到的唯一的一款车–载着官员的红旗豪华轿车),邂逅平凡的人(以及一些不平凡的人—穆罕穆的.阿里是亮点)。他会问他们梦想是什么,以及对外来有何畅想。 为了和亚平更好的沟通,我们需要雇用双语的团队。当时我们基本没什么钱,于是我们决定从纽约电影学院雇人。结果最后我们找到的录音师是—李安。 在和大家一起驱车横跨美国的时候,李安是最受欺负的。车的空调坏了之后,其他人不愿意开车,而他却好心地开着快要报废的装着设备的厢式运货车。其他人抢饭的时候,他主动最后一个吃。他讲话声音很柔,几乎听不到。 我们有照片证明他当年和现在看起来一模一样,除了头发有些灰白。他总是面带微笑,眼神里透露着沧桑感,因为他清楚地了解生命中共同存在着的欢乐和悲伤。 我第一次看《婚宴》的时候,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同时,也因为如此真实地看到和我有着相似文化背景的人在银幕上施展魔法而感动流泪。这些以前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之后我们作为观众,发现李安可以融入任何文化中并且完整地吸收掌握,而他对该文化的展现也是无可挑剔,原汁原味的,无懈可击。他的《理性和感性》让我十分欣喜,因为这部作品是如此的具有英国范儿以及如此富有魅力。 接下来是《冰暴》。其中展现的正是我父母居住的市郊!电影里的火车正是我去曼哈顿时与其他人一起上学时搭乘的。这部电影绝对完整的展现了亚文化的每个细节。至今我都不了解为何这部电影没有像他其他作品一样备受好评。 《断背山》是我最爱中的最爱。在电影开始的几分钟内,我看着希斯·莱杰的脸已经心生不忍。从情感上的深度和细节上,对我来说没有其他任何一部电影像这部一样让我感觉深刻强烈。 其实在2000年,断臂山之前,李安就在稀松的中国电影里开拓了一个崭新的纪元。我曾在80年代的时候花了很多力气在美国宣传发行中国电影,早在很多人知道中国电影的存在之前。有很多中国电影水平都超越了电影节重视的艺术类电影,但却并没能得到注意。 一瞬间,《卧虎藏龙》便重新定义了中国在世界文化舞台的地位。当中国正在搜寻一种合适的能够展示中国文化并且让世界接受的方式的时候,李安给他们呈现了一种既是典型的又是为世界所热爱的中国文化,既是艺术的又能带来巨大成功的电影种类。 这种精心雕琢的战争艺术类电影不仅意外地流行了起来,而且引来了很多盲目模仿的人(大多数都在名字中引用龙或者虎)。所有这些都帮助中国的票房首次提升到了一个繁荣的阶段。 随着《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展映,李安达到了电影奇迹上的新高度。对我来说,《少年派》不仅仅是一部电影。它更是一段通过电影展现出来的超俗的,奇妙的精神旅程。 就像李安在午餐时滔滔不绝的说的一样,这部电影是关于信仰的。首先,要完成这样一个近乎不可能的任务就是需要信仰的——这一任务就是当屏幕上仅有一个男孩儿和一只老虎时,你仍能抓住观众的注意力。 他的人物的那些关乎生死的经历,在情感上,与我们电影工作者所经历的是相似的——被无情的暴风雨连续折磨之后,突然有一天,太阳又奇迹般地照亮了你。现在,太阳正无疑地照耀着李安,《少年派》在世界上打破了多项记录—包括在中国这样一个大众以为只在意赚钱的地方。在这里,他们也在寻找人生更深层的意义。 有一次,我去电影《绿巨人》的片场探望李安。我们总是用中文聊天。他给了我许多有关在中国工作的建议(在和米洛斯·福曼一起工作之后,我认为任何导演都比较喜欢用母语说话)。我们讨论了对于我们其中的很多人来说人是生如此跌宕起伏——单纯的亚平成为了跨太平洋的富商;严正安现在作为美国总领事的夫人在上海施展拳脚;在和好莱坞最棒的电影制作人一起工作这么多年以后,我得到了在中国做电影的启发;而李安,出身于一个中国数十年视为仇敌的地方,却现在被中国视为收养的宝贝。没有人可以猜到事情的发展方向。 一个助理给李安了一些馒头(无味蒸出的白色面团),一种中国普通的食品。李安说他现在肠胃不好所以只能吃这个。他慢慢的咀嚼。我观察着这个不太可能的,像僧侣一样的这部大型的电影的总指挥——就像那时拍从东到西的时候一样,李安依然带着他甜甜的微笑以及那沧桑的眼神,他不会提高嗓门说话,也还是把最好的食物留给别人。 赞扬李安就是去赞扬谦逊,坚持不懈,远见,正直——而在人性中我最珍视这些。  

繼續閱讀
TCL-photoPolished2

TCL中国剧院

2013年01月18日

上周,剧院宣布出售命名权予中国电器公司巨头TCL。这笔钱将用来整修中国剧院,恢复它昨日辉煌的风采。对于所有中国近年来取得的品牌推广机会和收获来说,这一次命名中国剧院的举措是再恰当不过了! 过去几十年,许多人都在思考到底好莱坞享誉盛名的“中国剧院”与中国是什么关系。 直到目前,还没有人使大众注意到中国的古典文物,除了在1926年修建这个剧院的传奇大师Sid Grauman。他希望修建一个世界上最雄伟,最高雅,最具有异域风情的剧院,于是他决定以中国文化为主题。 我是从洛杉矶历史剧院基金会的Hillisman Wright那里得知这些的。他在TCL中国剧院的揭幕典礼上发表了演讲。同时那天演讲的还有演员Bill Paxton,他讲述了在中国拍摄SHANGHAI CALLING的经历。感谢Hillisman给我们展示的这些美好的老照片!    

繼續閱讀